墓志铭里的印氏家族

2019-09-30 16:20:29来源:一分11选5晚报作者:【泰兴】印九红

  

  印氏祖籍发源地。

  工地发现明代墓葬群

  出土墓志铭记印氏家族

  得到消息后,潘科长向局领导做了简短的汇报,连忙组织考古人员赶往现场,一同前往的还有博物馆馆长赵固平。一到现场,只见一大群施工人员围着墓坑,七嘴八舌议论不停,挖土机也停止了工作,考古人员立即展开了周密细致的勘察。墓坑距江边不远,位于老江堤与新江堤之间,经过挖土清理之后,发现墓坑很大,是一处墓葬群,但基本已毁,除了一些腐烂的棺木和尸骨外,并未发现其他随葬品。经过进一步挖掘,终于发现了两块青石墓志铭,为一副,由铁箍捆绑合为一起,有文字的一面朝里。现场简单清理之后,墓志铭上的铭文清晰可见,一块篆书“印处士沙汀墓志铭”,另一块楷书“明故沙汀处士印公淑议墓志铭”。从而揭开了这处墓葬群的历史,原来是明代印氏家族墓葬群,由于明代有崇尚节俭的风气,尤其普通民众死后下葬基本没有随葬物品。这两块墓志铭皆为0.52米见方,现已被泰兴市博物馆珍藏。

  印氏起源于2600年前的郑国

  始祖为《左氏春秋》记载的贤人

  墓志铭是中国古代一种悼念性的文体。埋葬死者时,刻在石上埋于坟前,一般由志和铭两部分组成,志多用散文撰写,叙述死者的姓名、籍贯、生平等,铭则用韵文概括全篇,赞扬死者的功德成就,表示悼念和安慰。“印处士沙汀墓志铭”记述了墓主印沙汀的生平历史。古代称处士者是有德才而隐居不愿意做官的人,他们讨厌官场的污浊,是许多德行很高的人做出的选择,后来泛指没有做过官的读书人。

  据墓志铭记载,墓主印处士名讳侩,字淑议,号沙汀。其母生有七子,皆磊落雄伟,乡人敬爱。印沙汀生于明成化己丑(1469年)九月初十,卒于嘉靖丙申(1536年)六月二十四日,享年六十有八,死后与侧室合葬。印沙汀敦厚质实,慷慨尚义,基业充拓。该墓志铭由福建建宁知州仪真姜芳撰文、长渠殷軏书丹并篆、维扬徐禾镌刻。撰文语言精练,书法功底深厚,镌刻工整流畅,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准和历史研究价值,尤其为研究泰兴印氏宗族的历史提供了宝贵的物证。

  史料记载,印氏的得姓始祖印段是2600多年前的郑国士大夫,名登《左氏春秋》的古代贤人。印段后人印癸,出仕“冯翊郡(今陕西大荔),恪守官常,不失民望,明德达人”。自印癸始,印氏进入繁衍生息的鼎盛时期,至汉唐人才辈出,故冯翊郡为印氏祖籍发源地。

  明永乐年间迁居一分11选5境内

  家风中正被列为文化家族

  在全国来说印氏属于小姓,姓氏排名靠后,宋版《百家姓》中排序为第二百六十五位。泰兴印氏为外来迁徙家族,据《中国家谱总目》载:明清时期,扬州地区仅泰兴有印姓家族。相传泰兴印氏有五印不同谱之说,目前有谱记述的有:冯翊堂、世德堂、楚宝堂、树德堂、保家堂。据谱载,印氏最早迁居泰兴是在明永乐年间,至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从墓主的生卒年也可以推断,明成化年前就有印氏族人在泰兴居住,繁衍生息。

  印氏族人迁居泰兴后有两个族居中心。一是以城东南三十里处的印庄(今常周印庄村)为中心的常周、焦荡、曲霞、南沙、溪桥、广陵一带。印庄建于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以前,印氏冯翊堂谱《首简》中载:“成化年设县治并巡司县之东南,以印庄司名。”二是以城西南三十里处的印家圩为中心的七圩、蒋华、天星、城西、过船等沿江一带。《光绪泰兴县志》载,城西南十二里处有印家垈,该村名一直沿用至今,2009年发现的印氏家族墓葬群正位于此处,按照墓志铭的记述,此处曾名“官沙”,距江边不超过一公里,在洋思港江堤的内侧。这一发现还说明,500多年前扬子江的地理形状与现在相比并没有多大变化,并非人们习惯认为的清以前出了泰兴城便是长江。

  历史上,泰兴印氏族人善骑射,多忠勇,性格刚毅,兴趣高雅,族中文风颇盛,但族人多不喜为官,这可能是印氏族人骨子里的基因所致。从墓志铭的记述中也可以看出,印沙汀就是典型的代表人物,他一生喜好音乐,家藏乐器种类一应俱全,且能演奏。印沙汀被尊为处士,“性气刚方峭直,不畏强而凌弱,情趣风骚,高洁洒落……”许霁在《清代延令季氏家族文学研究》一文中提及,明清时期的江南文化家族林立,地处江南的延令(泰兴)出现了许多文化家族,如张氏、封氏、印氏、季氏家族等。印氏能列入其中之一,应该不是妄言。至于印姓在泰兴历史上为何声名并不显赫,这与族人为人低调、与世无争的性格不无关系。

  泰兴印氏家族严以治家、仁厚敦义、乐善好施、勤于家业,《光绪泰兴县志》中有许多记载,族人中“乡饮大宾”者有之,“皇恩钦赐粟帛”者有之。就拿印沙汀家族来说,“治家严肃,内外截然,尤能守义安分,不挟财轻事”,以致“基业日益克拓,田连阡陌,贯朽粟陈,泰兴之西称印氏焉”。正因如此,印沙汀为人处世得到了社会的认可,知州能为一普通处士作墓志铭,就是对其一生的肯定和尊崇,也是泰兴印氏族人的荣耀。

  2009年3月16日上午,泰兴文化局文物科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科长潘洁拿起电话,只听得对方气喘吁吁的声音说,在泰兴沿江经济开发区天星洋思港石油储备工程施工现场发现一古墓,他们不明情况,不敢继续施工,请求专家前往勘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