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池】那只橘子

2017-03-05 10:43:29来源:一分11选5晚报作者:陆凤萍

  深冬的夜,安宁静谧。忽然,跟前地上一个圆溜溜的东西吸引了我的目光,一看,是只不大不小的橘子。于是弯腰捡拾,果然是一只滑滴滴的橘子,在夜色路灯的映照下,闪耀着柔和而明媚的光泽。握着这只光滑圆润的橘子,我的心中蓦地一跳,忽然就生出一份别样的情愫来——一种失而复得的释然与欣悦。

  我曾丢失过一只橘子。

  那年我九岁,深秋的一天,生平第一次,我和姐姐各得到了一只橘子。记得那是祖母的一个发了点小财的侄子忽然想到姑姑从前对他的好而特意上门来看望她,带了几包茶食,还带来了几个橘子。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零食水果异常珍贵稀少。那几个黄灿灿的橘子如同一个个小太阳,烙得我们兄弟姐妹们一个个眼睛发亮、脸颊发烫。祖母向来疼老宠小,她的侄子前脚刚走,她便把那几个橘子尽数分了。可想而知,握着那软绵绵亮灼灼的小圆球,我的心里是多么新奇惊喜啊。性急的姐姐稍稍把玩后就把它吃了,尽管那强烈芬芳的气味惹得我口中唾液汹涌,我却没舍得吃,而是珍爱地把它放在口袋里。时不时地掏出来,看到那金黄亮丽的一团,我的眼前就灿烂明媚起来;哪怕上课时,用手摁摁鼓鼓的口袋,满足与喜悦也足以把小小的心装得满满当当。然而有一天,我莫名地感觉有点异样,伸手入袋,却发现袋子里空空的,刹那间,我的脑中心中都变成了空荡荡的一片……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苦苦地找寻着那只橘子。可惜的是,无论我怎样细致用心地找遍了村子里我所到过的角角落落,我都没能把它捡回来。“肯定是被人拾去了!”大我两岁的姐姐真心却无情地对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自己无奈接受这个事实时那份深切的绝望与悲痛,仿佛自己失去了一样无比珍贵的宝贝,失去了人生中最大的意义与快乐,失去了心房中温暖的小太阳。

  当然,后来我拥有过无数次橘子,也品尝过无数橘子,但内心深处,我总会不时地想起自己丢失的那只橘子。在我心里,它的可爱与美丽,甚至它的可口与甘甜都是我吃过的任何一个橘子无法替代的。

  慢慢长大,我也知道自己这一种执迷是很幼稚很可笑的。不是吗?想一想,多年前一个乡村孩子手里的橘子,能有什么特别的呢?当年我若是没有把它弄丢,而是吃了它,相信我会很快把它忘记,就像我儿时得到的许许多多东西一样,彻彻底底地从我的记忆里消失。

  可是,就是因为我把它丢失了且付出一个孩子最大的努力都没能找回,它因此反而始终不会消失,始终停留在我的心里,变成了我心中一种模糊的憾恨,成了我执念中最好吃的一只橘子。即使年岁渐长,即使大街上的橘子成篮成车价格低贱,即使现在的我并不爱吃橘子,然,心底最深处,我的这份憾恨依然存在着,偶尔还会来搅扰我一下。

  不过,幸运的是,今晚,我意外地捡了一只橘子。此情此景,也许契合了我多年前热切怀想的一幅画,从而触动了我忆念中的那根弦。冥冥中,觉得这只橘子就是我丢失的那只。剥开柔韧的皮,掰了一瓣送到嘴里,清凉甜润,竟有说不出的好吃,似乎胜过了我以往吃过的所有橘子。是我正巧身热口干,还是恰好获得了一份弥补的释怀?不管怎样,在这静美的冬夜,我捡了一只橘子,体会到了一份实在而平朴的愉悦与美好。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