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梅】戏道 戏德

2017-03-05 10:39:14来源:一分11选5晚报作者:沙黑

  1958年12月,梅兰芳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较全面阐述了京剧的传统与现代这个问题,他说,“我觉得,创造现代人物形象,也必须继承传统。继承传统,我认为不要狭隘地仅仅想到只是用传统的演唱技巧,而且,还要深刻地理会传统戏曲的剧本创作方法、描写技巧,直到表演、唱腔、程式等等,要运用中国戏曲独特的表现手法来创造现代的人物。我们一方面要从原有的传统技巧中,吸取那些可以运用的东西,加以发展和变化,用在现代戏里的人物身上,另一方面,我们可以从现实生活中提炼、加工,根据传统技巧的表现原则来创造适合于现代人物的新唱腔、新格式、新手段,例如为了在舞台上塑造工农兵的英雄形象,我们难道不可以根据生活中拿枪的动作,来提炼设计一套程式吗?我们难道不可以根据生活中炼钢的动作,来提炼设计一套程式吗?如果说,我们有了这些新程式,那么扮演解放军、炼钢工人的演员,不是可以在这套程式中,根据人物性格、环境、情节,来设计许多新身段吗?……在生活中,每个人往往有他自己的‘习惯动作’,为什么我们不能在戏剧人物身上(他本来就是经过剧作者的提炼、夸张、概括、集中了的),也设计一下他的‘习惯动作’以至于身段呢?”这些,都是真诚之言、有道之言,给后来的现代京剧创作以重要的影响。所以,梅兰芳既是总结古典戏曲的大师,也是试验和指导现代戏曲创造的先驱。

  关于余叔岩,辞书上这样介绍他:谭鑫培去世后,他成为“谭派”主要传人,继承了唱做并重、文武兼长的特点,并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善于以唱腔表达人物思想感情,世称“余派”,以《问樵闹府》、《盗宗卷》、《战太平》、《定军山》、《桑园寄子》等剧最著名。

  余叔岩年长梅兰芳四岁,祖父余三胜,与程长庚、张二奎并称“老生前三鼎甲”,父亲余紫云,是梅巧玲得意门生,颇有成就,被评论为“打开‘花衫’门路的先驱”,余叔岩才华横溢少年得志,被誉为“小小余三胜”,但他一度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没有能保持住艺术家的荣誉。好在他以后又振作起来,经过八九年努力,嗓子等方面的功夫有所恢复,他希望能重返舞台,就托朋友对梅兰芳表白说,“只愿为兰弟挎刀”。

  梅兰芳二话没说,表示很高兴与“余三哥”合作。于是引荐余叔岩加入戏社,但有关戏社的组织者却不愿。在梅兰芳劝说下虽勉强同意,却又压低余叔岩的所得,梅兰芳每场80元,王凤卿40元,余叔岩只有20元,梅兰芳要求给余叔岩再加些,组织者以负担重拒绝。好在余叔岩只要重出江湖,暂不计较收入,爽然说,能为兰弟挎刀就行。

  数日之后,余叔岩提议合演《梅龙镇》,梅兰芳爽然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