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梅】戏德的表现

2017-02-19 10:54:09来源:一分11选5晚报作者:沙黑

  1916年冬,梅兰芳结束了第三次在上海的演出,回到北京后,他主持着很快编排出两部新戏《木兰从军》和《春秋配》,可算是前一阵试验新剧的兴味未减。新的思想催动着他要给舞台增加新的剧目,而在新的剧目里贯彻有新的思想精神。他谈起《木兰从军》时说过,作为一个舞台艺术家,他是结合着所要塑造的艺术形象一并考虑的。这样,《木兰从军》成为梅兰芳奉献给京剧的又一成果,后来影片公司前来拍摄了其中精彩片断。

  《春秋配》原是梆子戏,梅兰芳认为此戏所说青年男女婚姻内容虽不新鲜,但剧情曲折复杂,演来有剧场效果,遂决定改编,经过演出实践,认为主要的戏在头本里,二本情节逊色些,于是后来就不常演全本。在演出《春秋配》时,戏馆欲将新戏放在大轴的位置,这就要对不住一向唱大轴的杨小楼,梅兰芳于心不安,即使杨小楼愿唱压轴(倒数第二出戏),但那时观众席可能还不满座,梅兰芳想来仍是不安。在戏馆老板提议下,杨小楼竟答应了在《春秋配》中扮一角色,可是《春秋配》中杨小楼的角色戏又不重,真是大名角儿扮了小角色,而且给梅兰芳当了一个小配角,梅兰芳更不安。但杨小楼也就坚决地这么做了。这给了梅兰芳很大的感动,他说,这是杨小楼牺牲自己来捧他,甘当绿叶,前辈的优秀戏德于此可见。

  梅兰芳饰演的最后一部时装新戏是《童女斩蛇》,梅兰芳选择这部戏是有意针砭时弊、破除迷信,反映出他的正义的勇敢的精神,因为上演这样的戏,是要得罪依靠时弊谋利的人们的。由此可知,他后来敢于对伪“满洲国”说“不”,以及毅然“蓄须明志”、冒死“主动生伤寒病”,皆非偶然。

  起因是1917年秋,天津地区大水,二楼的居民须从窗户爬出乘船出行,一些农村就盛传要敬祀“金龙大王”,于是就有立起这种淫祀之所,一些愚民纷纷前往烧香许愿、问病求方。而北京也盛传“大青,二青”仙蛇的传说,以至有一次梅兰芳到某寺游玩,住持竟然领他观看一个小佛龛上盘着的一条青蛇,说“梅大爷你造化不小,二青爷在这儿哪,没造化的人是看不到它的。”那小佛龛内立有牌位,上面刻写着“大青爷二青爷之神位”。住持又拿出一张放大到八寸的照片给梅兰芳看,说,“你看到它刚才法身那么小,上次某日所显法身这么大,它是能大能小能屈能伸变化无穷的。”其骗胆真可称得上“勇敢”。梅兰芳不便当面责疑,告辞而出,心中为人们的愚昧迷信而叹,而宣扬这种迷信以谋私利,则更为可鄙,这样,他编演了《童女斩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