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池】丑的烦恼

2017-01-23 14:16:29来源:一分11选5晚报作者:单玫

  【作者简介】

  单玫,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魏孝文帝》《灵蛇灰灰》《冬至的月亮》,有作品发表于《少年文艺》《雨花》《经典阅读》等报纸杂志,有散文在国内征文中获奖,并收录于专集。

  

  我父母一表人才,按理说我这个女儿不该退化,就他俩的遗传基因,我也应该长成一个美人儿。但结果出人意料,从小我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个丫头像从渔船上抱来的。”或许是为了弥补遗憾,我的妹妹很快来到了人间。她从小就是一个美人坯,骨骼比例近乎画家笔下人物素描的比例,眉眼更是惹人怜爱。

  因为有了比较,我的丑更为明显,令人沮丧的是,丑陋会让人引起偏见,人们对闪光的外表抱有期待,而对于丑陋的长相更多的就是疑虑了。这种疑虑往往很深,会让人对丑陋之人的能力产生怀疑。说来奇怪,渐渐的,我真的验证这种偏见,大人们谈起我时,多了更多的形容词:笨得很;傻里傻气的;不灵……

  家有丑女是不幸的,父母会倍加关注。我想,这种关注最终目的是为了将来可以让丑女顺利出嫁。父亲满怀希望地观察了一段时间,期待着女大十八变能在我身上得以淋漓尽致的发挥。哪知变化过程更加剧了父母的痛苦,人家的孩子变着变着就成了一枝花。我也变成了花,但这朵花却如向日葵般浑圆。为了让日渐肥胖的我能够瘦掉几斤,父亲突发奇想让我学习舞蹈。练功房中,因为裤管几次被肥胖的大腿挤爆,我成了一群孩子取笑的对象。幸好我是一个傻里傻气的人,并没有因自卑而内向。

  因为不是美人儿,我的性格与美人的差距越拉越大,成天带着一群孩子淘气。我像男孩一样捉虫逮鸟,从没有像其他女孩安静地待在家中,缠着父母给她讲讲故事或和洋娃娃过家家。

  也许是父亲对我已经失去了希望,他任由我像男孩一样地生长着。家长对男孩的态度往往是严厉的,从小我就感觉父母偏袒妹妹,从没有对妹妹学没学会乐器而责难过。对我,却是另一种要求,不仅要求我学会一种乐器,而且诸如绘画、象棋也必须略懂一二。我知道,他们这样做,是对我相貌上的失望,生怕这个女儿无一技之长将来被人嫌弃而对生活失去信心。

  殊不知,从小就被定为丑女的人,自信往往是超强的。尽管我知道,这自信更多的来自于自卑。自从我有了这样的自信后,变得越来越好强、好胜,虚荣心不住攀升,以至于,在选择另一半时,我立志要找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这或许是因为自己貌丑,而对美的一种渴望吧。

  我的女儿从小就被人夸赞为小美人儿。自己的孩子被人夸奖,作为母亲的我自然是非常开心的。然而,每每别人夸赞完她以后,都会上上下下打量我,然后说上一句:像她爸爸。我知道,这一句话是不完整的,应该还有这样一句:幸好没遗传她妈。虚荣心与嫉妒心是一对好姐妹,但是,我怎么可以嫉妒我的女儿呢?慢慢地我学会了自嘲,善解人意地抢着说出别人内心的想法。看到别人尴尬的笑容,不知怎么的我竟然会得到一丝满足。

  随着年龄的增长,相貌的美丑渐渐不再被人在意了,这就好像人到了七八十岁,性别被忽视一般。因为不再关注相貌的美与丑,我的兴趣开始转移,重拾起儿时所学的一些技能,自娱自乐地过起了逍遥的日子。

  我以为,我会因为忽略外貌而平静地度过一生。突然有一天,我竟被人称呼为美女。在判断不是讽刺后,我的惊异不亚于穿越剧中的主人公被置身于唐朝一般。我深切地怀疑对方的审美能力!当听到更多人喊我美女时,我变得混乱了,开始考虑要不要否定父母对我的定义。我的傻劲在一声一声的美女称呼中不停地往外冒,我甚至会好奇地问对方,我真的是美女吗?得到的答案往往出乎我的意料:你不仅是美女,而且属于有气质的一类。这大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