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水乡】二哥存根

2017-01-23 14:15:02来源:一分11选5晚报作者:顾坚

  【作者简介】

  顾坚,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已出版长篇小说《元红》《青果》《情窦开》等。《元红》被评论界誉为“继《平凡的世界》之后的经典力作”,获江苏省第七届精神文明“五个一工程”奖。《青果》参评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首届施耐庵文学奖。

  

  我七岁上学前并不叫本名。我大伯家两个男孩,老大存路,老二存根,我爷爷是个没甚文化的老农民,让我“顺势”跟在他俩后面,叫“存三”。

  乡下人生男孩,要染红蛋送人报喜。上世纪六十年代农村很穷,老百姓“鸡屁股当银行”,鸡蛋轻易舍不得吃,攒起来换油盐酱醋。家里人好不容易准备了四五十枚鸡蛋,染成喜蛋后,街坊邻居分分就没有了。存根当时三岁,吃过红蛋后意犹未尽,拉着大人上门再要,我妈妈为难地说没有红蛋了,他大叫“红蛋没有了,白蛋也好吃”,坚决不肯走。以后大人们每谈及此事都要笑上一回。

  小时候存根成了我们一帮孩子的头儿。他个子瘦高,机灵又性格果敢,劲儿大,不怕跟人打架,很有“小兵张嘎”的范儿。拍火柴皮,扇纸包,打铜板,斗玻璃珠……所有的游戏他都胜人一筹。跳白果是乡下孩子秋冬最爱玩的,他拥有一枚又细又小形同瓜子的“巴瘪子”(扁平的未发育成熟的白果),跳到哪停到哪,出脚又准,拿捏到位,总是一赢一大把。他看我都是肥白的大滚果,心灵手巧的他替我挑了一枚有棱角的“三角果”,在水泥地上磨去尾巴,用耳朵扒把果肉掏空,再把废牙膏锡皮剪成细丝捏成不规则的微粒灌进去,最后用胶布封好尾部,摇起来“沙沙”响,这枚加工后的白果就成了我的“秘密武器”,因为也能跳到哪停到哪,不乱滚了,彻底改变了我永远当“书(输)记”的窘境。

  存根爱听说书。他把听来的书讲给小伙伴们听,并在讲述过程中增添自己的想象,类似一种“再创作”,比如说他说孙悟空有十根金箍棒,因此使起来泼水不进,我们以为是真的,照样听得很痴迷。

  不知为什么,大伯家对老大存路很是看重,什么家务事不让他做,想把他培养成一个文化人。存根从小就干家务活,反而培养了他高度的家庭担当和劳动自信。我们小伙伴有时寻他玩,他总是在家里干活,家里几头猪就是他负责养的,任务是相当地重,然而他应付得来。我特别不能忘记有一次我去找他,他正在堂屋里切猪草,我蹲在他身边和他侃大山,他突然示意我噤声,用手指着院子对面的厨房顶,原来有两只麻雀在上面打架,扒得盖草乱飞,他悄悄从门背后操起鱼叉,“嗖——”起穿过去,竟一下子全扎中了。他把麻雀除毛剖肚洗净,放到煮猪食火红的灶灰里,不一会儿熟了,我俩一人一只,那种喷香真是打嘴巴也舍不得丢。

  存根上学确实不如老大存路,初中毕业就出来参加劳动了,成了家里的“赚钱手”……前不久我听说他在江都小纪一带收废品,日子过得很殷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