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家庭档案,一段社会记忆

2019-06-12 09:52:05来源:一分11选5日报作者:肖梦琪 于勇 吴泓蜜

  许学远老人的家庭账本。

  孙绍武老人的信件合集。

  江俊生老人的日记本合集。

  昨天上午,“新中国的记忆——纪念第12个国际档案日”流动展览在市人民公园北广场举行,吸引不少市民驻足欣赏。其中,最美家庭档案风采展示的宣传页格外引人注目。

  账本记录52年家庭收支明细

  完整再现一个普通职工家庭工资收入、消费结构变化

  “家庭档案是家庭成员在家庭生活和社会活动中形成的具有保存价值的各种文字、图表、音像及其他各种形式的历史记录。”市档案馆副馆长吴学华说,这些家庭档案不仅记录了一家人的生活经历,更折射出时代变迁和社会进步,见证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沧桑巨变,希望更多的家庭参加家庭档案建档。

  1967年,年仅26岁的许学远开始记账,这一记就是52年。现在,他记的是第四本家庭收支账。2013年,许学远将1967年至2013年3月的三册账本捐赠给泰兴市档案馆,密密麻麻400页的家庭收支,完整再现了一个普通职工家庭工资收入、消费结构和物质生活水平的巨大变化。

  “当初开始记账并不是因为抠门,而是真的家庭困难,想通过记账对自己和家中的用度有个规划,量力而行,量钱而用。”许学远说,1967年刚参加工作时是一名教师,月工资35元;到1979年,工资涨了2次,才涨到50元;后来工资如芝麻开花节节高,逐渐突破百元大关、千元大关,现在退休工资达6000元。

  翻阅账本,52年来家庭消费观念和支出方向的变化跃然纸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收入少,每一笔都记得清清楚楚,主要集中在食品的购买上;八十年代起,三个孩子正值年少,书本学杂费和日常生活开支逐渐多起来,家中第一批家电的购买也是集中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大儿子和二儿子相继结婚,许学远在城区花13万元购入一套商品房,终于将家安在了泰兴城里;21世纪后,儿子们的生活渐入正轨,2002年许学远退休,账本中除了记录老两口的基本日常开支外,更多的侧重人情往来和支援孙辈的支出;2013年以后的账本中,每月“菜篮子”就只记录总开支,而且还出现了刷卡消费等新名词。

  “通过账本可以看到,这几十年来,生活水平在逐步提高,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生活水平更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无论何时,做人都不能忘本,要勤俭节约,把钱花在刀刃上。”许学远总是这样教育子孙。

  36年写完400多本日记本

  大到国家大事,小到家长里短,内容包罗万象

  “1984年1月7日,送年礼给亲家,为女儿‘交’生日。”“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1999年12月20日,举国上下欢庆澳门回归。”……翻开高港区江俊生老人的日记本,大到国家大事,小到家长里短,内容包罗万象。

  今年83岁的江俊生老人是高港区口岸量刃具厂退休工人,1984年起每天坚持写日记,至今36年来从不间断。“上世纪70时代的时候,我在单位跑供销,怕误事,就事先将一些事情提前记下来,当时每星期记一次,严格来说应该是‘周记’;80年代初,父亲临终前劝我把周记改成日记,1984年起养成了每天记日记的习惯,不管忙到多晚,都要把日记补上,即使出远门,也要带上日记本。现在我一般每天下午5点之后开始写日记。”江俊生说。

  36年来,江俊生凭借着这股“痴”劲,日记一天也不间断。有时,邻居或亲戚有什么事情想不起来了,还来请他翻翻日记,他的日记成了家庭生活的“活字典”。

  2018年6月27日,江俊生向高港区档案馆捐赠了1984年至2017年的手写日记400多本。高港区档案馆还向他颁发了捐赠证书,他笑着说:“只要我还拿得动笔,我就会一直写下去,我要给后人留下这段历史。”

  3000多封信件跨越60载光阴

  涉及教育教学、学生就业、社会变迁、家庭生活、恋爱等方方面面

  3000多封信件,跨越60载光阴,有的已经泛黄,有的已经破损,但在86岁的孙绍武老人眼中,这些都是宝贝。从南京求学到江都工作到靖江工作,几次搬家,孙绍武从来没舍得扔过这些信件。

  1954年,孙绍武考入南京师范学校。那时,每隔半个月,他就会收到父亲的家书。父亲在信中勉励他要好好学习,写道:“知识学到肚子里,小偷偷不走,强盗抢不走,你走到哪,它就跟到哪”,教育他要多做好事、做善事。孙绍武也会给父亲回信,告诉自己在学校的学习、生活近况。从家书开始,孙绍武渐渐地通过写信与同学、朋友交往。毕业后,他曾被分配到江都工作,担任语文老师,后又在靖江多所学校任教,不管在哪,他都会写信给过去的领导、朋友、同事、学生,有不少书信往来的“笔友”。

  “我们在信件中交流的内容很广,涉及学校的教育教学、学生就业、社会变迁、家庭生活、恋爱等方方面面。这3000多封书信跨越社会主义建设、文化大革命和改革开放各个时期,现在再看看这些信件,感受生活的变化,很有纪念意义。”孙绍武说。